你还记得乐视电视吗?

在乐视尚能正常运营的时期,手机和电视是这家企业在在线视频外最广为人知的产品,“出圈点”还惊人地一致 —— 以相当诱人的售价,给消费者提供同级别产品上还难以见到的硬件规格。不计成本的投入,让乐视手机和电视在相当短的时间内爆火,获得相当大的市场份额。

乐视来得快去得也快,传出巨额亏损消息后乐视手机和电视的声量很快就低了下去,也不再举行盛大的产品发布会,逐渐变得很少有人提起。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此退出舞台,低调多日的乐视电视就宣布举行 8 周年庆活动,品牌活力似乎不减当年。

活着,却无往日威风

2017 年,乐视爆出一系列财务问题,原本可观的盈利表现一夜之间变成了上百亿亏损,横跨影视内容采编制作、在线播放以及手机电视等设备的“生态”骤然崩塌。贾跃亭老乡孙宏斌成为白衣骑士,掏出上百亿真金白银试图挽救乐视已有业务,乐视电视就在这个时候迎来转机。

随着融创集团注资并成为第二大股东,乐视电视的运营主体更名为乐融致新电子科技 (天津) 有限公司,而后在 2018 年底正式成为融创系的一部分。获得救赎的电视业务曾短暂使用过乐融中文品牌,无论是官网还是电商渠道,现在的品牌名都改回了外界都更熟悉的乐视超级电视。

这并不代表乐视电视正在变回以前的模样,更多的还是如我们猜测的那样,期望以“乐视”之名保留公众眼中的认知度。乐融致新 CEO 张巍在 2021 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视业务为主的乐融致新早就和当时“欠 122 亿”的乐视视频分开了,只不过后者仍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

往日辉煌已不再,张巍也承认不会再大量烧钱换取销量第一,现在的乐视电视主要集中于维持存量的用户正在使用的电视的运营,以及每年一定数量的销售。根据采访中提到的乐视电视现状:2020 年销售规模约为 40 万~50 万台,乐融致新整个团队在 240-250 人左右。

乐视电视最火热的 2016 年,年销量达到约 700 万台,用户保有量超 1000 万,在第二年,销售规模就变成了“未被传统电视企业甩开”,如今仅有十分之一不到。小米电视承接了一部分市场规模,在 2019 年于国内市场售出 1046 万台,在零部件供应不足的 2020 年也有超 900 万销量。

乐视电视的“鼎盛”是用巨额亏损换来了市场,乐视 2016 年财报显示,含手机电视等在内的终端业务收入达到 101.16 亿元,成本却有 139.58 亿元之多。作为对比,小米的电视业务和 IoT、生活消费品共同计算,在全球千万台出货背景下保持着 10% 以上毛利率。

在各大社区,我们仍能看到不少消费者认可乐视电视品牌,当初的高规格高性价比在市场上留下了印记。但这些消费者也深知,乐视电视的研发、运营、销售、售后规模早已大幅缩减,他们表达出了对如今能否提供应有服务能力的担心,不愿买到有精力销售没精力维护的产品。

存活至今的乐视电视,有没有在产品层面保留昔日的骄傲呢?

2016 年时,乐视电视最有竞争力的产品是超 4 系列,率先将 55 英寸 / 43 英寸 4K 电视拉到了 2000 元~3000 元新低。硬件规格相当抢眼,在电视还普遍使用 1GB 内存、小核心芯片的时候,就标配提供了 3GB+32GB 和 A72 大核心芯片。规格领先到 2019 年都有用户在询问是否有存货。

很可惜,2021 年的乐视电视已经不是高规格高性价比的代表。目前在售产品都不再有过分突出的产品特征,从外观设计到屏幕规格再到硬件性能,都和同价位的中低端电视拉不开差距。像 43 英寸 1080P 屏幕、1GB+8GB 存储组合等,明显缺乏亮点的产品配置在乐视电视上很常见。

不过乐视电视并不打算完全和过去的品牌形象切割开,会在产品营销上擦边球式地打性价比牌,让消费者看着还觉得和过去的乐视电视一脉相承。乐视电视现在有超 5、F、G 三个主要系列,其中售价在 1000 元内到 3000 元内的 F 系列是出货主力,F55 在京东用户评价已过万。

以 F55 为例,乐视电视提出了能够更轻薄的 OD20 技术概念,表示电视具备“极为先进”的 3.5mm 耳机接口,以及“大存储”和“专业”电视芯片。外观采用屏占比达到 97% 的全面屏设计,采用 4K 面板并支持 HDR,搭载 EUI8.0 系统提供语音功能。

但实际上,这款电视的屏幕还是有“小书包”的直下式背光,没有和同级别产品形成区隔,支持的是 HDR 解码而非显示。芯片是性能较超 4 弱化许多的 Mstar 6A948,存储只有 2GB+16GB。语音功能依赖遥控器按键,在接口数量上也仅有两个 HDMI 2.0 和两个 USB 2.0。

乐视电视 F55 的配置和传统电视厂商的产品比较算是有来有回,面对同样是 2000 元出头售价的互联网品牌电视就不一样了:OPPO K9 面板和芯片素质谈不上多好,但在成本限制下依然提供了经过逐台校准的屏幕、2*15W 扬声器,有远场语音、5GHz Wi-Fi、三个 HDMI 接口。

乐视电视在产品层面上的变化让我想起了魅族,同样是有过千万级销量的高光时刻,同样在跌落谷底后精简产品线试图重新出发。不同的是,现在的魅族手机可以在差异化上说得出个一二三四,乐视电视就几乎没有存在感,受限于成本和定位只能“泯然众人矣”。

“生态化反”不过是笑话

提起乐视从无到有再从光鲜走到今天的关键人物贾跃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两个词,除了下周回国就一定是生态化反。一个词就想将公司内原本关系不大的各项业务联系起来,让人感觉贾老板吹嘘的“乐视帝国”一下子全明白了,又总会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诚然,围绕核心产品建立起来的应用、内容、配件、周边产品生态,是每一家规模成型的智能设备厂商都会做的事情,电视也不例外。只不过相较于华为们今日已做得有声有色的大屏应用生态,以及跨设备的任务流传体验,乐视提出的生态更像是漂浮在天上的大饼。

来到现在,乐视电视自然不存在“化反”一说,即使用户有心想要它具备一些拓展能力,也和那些消费者记不住名字的普通电视没区别。的确具备安装应用、从手机无线投屏的功能,但也仅限于此,除此之外就只是再常见不过的独立大屏设备而已。

乐视电视的确尝试过给电视提供一些生态产品,诸如外置音响、游戏手柄、无线耳机等等,甚至还有过让电视在性能落伍后,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外置机顶盒 + 回音壁产品。可是,现在的乐视电视无论是财力还是人力都不可能投入电视以外业务,生态能力也就无从谈起。

乐视视频 + 乐视电视的组合拳,本是这块业务在当初最被人看好的一点:在线视频业务囊括最有人气的影视剧、体育节目、电影、综艺,本就获得不小关注,电视的高规格则让用户有了一个最佳的消费场景,可以顺水推舟让视频会员转化为电视用户,反之亦然。

随着乐视失去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原先傲视国内在线视频网站的强势版权内容“断粮”,逐步下线不再有原有的吸引力。乐视电视无法享受乐视视频的协同效应,产品页主推的在线视频变成了腾讯视频、芒果和华数 TV,而这些在任何一款电视上都能看到。

结语

乐视电视仍在运营,也有消费者还记得,还会选购。

但一度大张旗鼓的乐视电视已不复存在,大家获得了教训:大幅亏本并不能维持品牌长期运营,低效率的生态协同也不能发挥出想象中的效果。电视市场整体规模收紧,各厂商电视产品规划也变得保守,看起来变得比以往合理许多。

不能否认的是,乐视电视曾经在硬件规格上的高调投入,让消费者见识到了电视体验提升的新空间,一定程度上启发了近两年的中高端电视需求。只是,我们不知道同样兼具高规格高性价比的电视产品,需要消费者等到何年何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