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万唤,终于登场——在经过前期大量的小范围测试后,“数字人民币”的神秘面纱,终于在深圳揭开。

这一次,它选择以红包的形式来加持这个“全新物种”。

10月8日深夜,深圳宣布,将面向5万人发放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200元。消息发布后,引发各界强烈关注,超191万人参与“摇号抽签”,中签率低至2.6%。

10月12日,在百万人“哄抢”的氛围中,5万名“幸运儿”陆续收到了中签短信。这些中签者手持数字人民币红包,可以在3389家指定商户中开启“买买买”的新奇体验。

国内第一次大规模“公测”数字人民币的帷幕就此拉开,而距离深圳1200多公里外的杭州,离数字货币还有多远呢?

数字货币长啥样?怎么用?

“天呐!我是全国首批数字人民币用户!”记者的朋友黄涛,在深圳卫视工作,10月12日18时15分,他在朋友圈里发了这么一条动态,并配上了中签短信截图。

黄涛告诉记者,他按照短信内的链接下载了“数字人民币APP”,并注册开通数字人民币钱包。随后,他顺利获取了200元面额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根据他展示的红包界面,页面水印显示为“数字人民币(测试版)”,数字人民币外观与纸币相似,右下角则标注了报名抽签时所选的银行。

黄涛介绍说,APP界面非常简洁,进入APP后就是一个人民币样式的钱包界面,显示着钱包的余额,以及“上滑付款”、“下滑收款”等字样。

工、农、中、建等四大银行均参与了此次数字人民币的试点。但记者发现,各行所展示的数字人民币外观基本一致,不过底色并不相同。工行和中行均为红色,颜色一深一浅,建设银行为蓝色,农业银行为绿色——颜色与所属银行的logo色调基本一致。

那么,体验感如何?

“红包使用的截止时间是10月18日24时,我第一时间就带着红包去餐馆消费了。”黄涛回顾了消费时的情景,“感觉和支付宝、微信没什么区别。但数字人民币APP更简洁,只做了钱包功能,没有添加其他臃肿的功能,这点令我非常满意。”

与第三方支付有本质区别

巧的是,深圳与杭州,分别是微信和支付宝两大移动支付巨头的大本营。如今数字人民币来了,其所带来的另一重疑问是:会否对原有第三方支付格局产生冲击?

影响原有格局似乎是必然的。

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杭州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联合会秘书长刘加海告诉记者,央行主推的数字人民币,专业名称叫做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中文名叫“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

“因为DC/EP有着与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工具天然重合的部分,从而与第三方支付形成了市场竞争。”刘加海表示,虽然目前在使用体验上,数字人民币与移动支付工具类似,但两者有着本质区别。“央行数字货币是法定货币,任何人不能拒收,而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只是一种支付方式。此外,数字人民币使用会更方便,比如微信、支付宝之间就不能互相转账。”

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副院长严弘对此持同样的观点。他表示,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行,采用包括区块链技术在内的金融科技,在创新性和安全性等方面都优于第三方支付。“比如,第三方支付需要连接网络,而数字人民币可以在离线状态下完成支付。”

据深圳当地媒体报道,深圳罗湖区某商户负责人也提到了数字人民币的两点优势:一是在信号不好时,商家也可以受理数字人民币;二是用支付宝、微信收款需要手续费,但数字货币是国家法定货币,收单没有费用产生,对商家来说可以节省开支。

你会放弃支付宝、微信吗?

虽然数字人民币有着第三方支付无可比拟的优势,但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相比,也存在相应的劣势。

杭州某国有银行公司部有关负责人指出,数字人民币是对现金的替代,而现金是不产生任何利息收入的,所以数字人民币也不计利息。

“对普通人而言,这会降低数字货币的吸引力,因为将闲钱放在微信或者支付宝,还可以获取一定利息收入。”他预测,未来数字人民币在全面推开之后,许多人仍会选择将大部分资金存放在支付宝、微信内,仅将少部分资金放在数字人民币钱包当中,作为对以前实物钱包的替代。

既然已经有了便捷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为什么还要推出数字人民币呢?

“最近几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已经给各国的主权货币带来了一定冲击。”刘加海认为,央行力推数字人民币的意义,更主要的是在国家层面保护货币主权,以及提升人民币国际化程度,甚至关乎保障中国经济在国际市场上的金融安全。

严弘则指出,央行力推数字人民币,还有一个目的是提高对资金流动的监控能力,进一步打击洗钱、逃税等犯罪行为。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未来消费者的每一笔资金流动,都会进入监管大数据之中。

数字人民币,离杭州还有多远?

“深圳都有数字人民币了,杭州还远吗?”

“有点远,两地毕竟隔了1200多公里呢!”

上述和同事的对话虽然是个玩笑,但身处“无现金之城”杭州,还是能感受到杭州市民对数字人民币这一“新物种”的好奇与体验的渴望。

事实上,除了深圳,距杭州仅120多公里的苏州,也是数字人民币试点城市之一,此前已有公务员领到了以数字人民币形式发放的工资补贴。

今年以来,我国在数字货币方面动作频频。在这样的背景下,7月末,杭州有关部门就提出,在央行数字货币加速试点推进过程中,鼓励杭州企业积极争取和率先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的结算试点。

还有好消息传来。8月14日,商务部印发重要文件明确通知,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地区,进一步开展数字人民币深化试点。根据全面深化试点名单,在长三角地区,杭州与上海、南京、合肥一同入选。

对于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在深圳的大规模测试,有专家指出,这是数字人民币推行过程中的里程碑,接下来将迎接更广泛的试点。

作为全球最大“移动支付之城”和“无现金城市”的标杆,杭州离数字人民币还有多远?

“随着全面试点的加快落地,可以说,就近在眼前。”在刘加海看来,所有数字人民币所需要的硬件条件,杭州都非常具备,数字人民币落地杭州,没有任何技术阻碍。

数字人民币迈向杭州的脚步,无疑正在渐行渐近。(记者 黄宇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