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酒业白马股“舍得酒业”爆雷!不仅自9月22日被实施ST以来已连续四日跌停,而且自爆“家丑”称公司董事长被抓了。

9月24日晚间,ST舍得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而在7天前,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样是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

也就是说,一共四名高管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舍得酒业的烂摊子,盖不住了。

非法占用40.1亿资金,妹夫给姐夫送钱?

舍得酒业原名沱牌股份,与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全兴大曲、剑南春并列称为“川酒六朵金花”,1996年5月上市交易。

舍得酒业陷入此次风波,源于公司资金近两年被实控人周政所控制企业合计占用40.1亿元,其中4.75亿元至今未还。这些资金占用,由周政的妹夫、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决策,财务负责人李富全执行。

周政是何许人?2016年,舍得酒业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直接股东舍得集团的股权被转让给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集团”),天洋集团的实控人周政由此成为舍得酒业的实控人。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天洋集团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份,而沱牌舍得集团持有舍得酒业29.91%的股份,因此天洋集团是舍得酒业的间接控股股东。

2017年5月,周政主持召开舍得酒业股东大会。这次会议上,刘力等人进入公司董事会。刘力在舍得酒业履职之前,历任天洋置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天洋控股地产集团总裁、天洋集团执行董事、天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刘力先被选为舍得酒业的董事,随后被选举为董事长,一直到现在。张绍平曾任天洋集团副总裁,从天眼查查询的信息可以看到,张绍平目前还拥有天洋集团法定代表人的身份。

周政、刘力、张绍平三人,将天洋集团、沱牌舍得集团以及舍得酒业的核心管理权限掌控在手中。这种权力,被业界视为“天洋集团违规占用舍得酒业资金”这一丑闻爆发的关键所在。

摊上“吸血鬼”,市值1个月蒸发40亿

在业内人士看来,财务负责人李富全被公安机关率先带走,这是否意味着舍得酒业近两年来的财报信息都存在作假嫌疑。

在舍得酒业2018年、2019年报中,都称不存在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但是,今年8月20日,舍得酒业自查发现,天洋集团及关联方2019年占用公司资金21.6亿元,2020年初至8月19日占用18.5亿元,合计40.1亿元。占用资金通过舍得酒业全资子公司,支付给天洋集团及关联方。

舍得酒业2019年卖酒获得营业收入22.9亿元,按照21.6亿元被占用计算,相当于94%的资金都转到天洋集团及其关联方,被后者使用了。

截至间接控股股东侵占公司资金的消息爆出前,ST舍得今年以来累计涨幅近20%。而8月19日至今,公司股价跌超20%,市值蒸发40亿,跌破百亿。

天洋集团是“何方神圣”?

2015年,正值舍得酒业因经营不畅,提出改制的第13年。在历经数次夭折后,终于有4家企业向其抛出了橄榄枝,且均为业外企业。

最后,名不见经传的天洋集团以88.08%的溢价率,38.22亿元的代价拿下了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其余的30%股权仍保留在射洪市人民政府手中。

有意思的是,这笔交易资金是靠抵押舍得酒业的股权获得的,即天洋集团以舍得酒业的股权作为担保品,从银行获取并购资金23亿元,收购了沱牌舍得酒业,但欠银行的这笔款项天洋集团并未还清。

然而,周政与射洪市政府之间的关系越发微妙。有观点称,周政近乎“空手套白狼”的举动获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后,舍得酒业的经营业绩又未能达到当初射洪市政府所要求的“2020年销售收入100亿元”目标,使得双方关系的不可调和性一步步加强。

据悉,此次舍得酒业被占用的资金均流向天洋集团及其参股的房地产公司。多年来高速扩张带来的高杠杆资金压力,又面临房地产日渐趋紧的调控政策,天洋集团已深陷债务泥潭。当债务成为难以承受之重,天洋集团及周政就只能寄希望于舍得酒业这头“现金奶牛”了。

舍得酒业前路成谜

在公司实控人被调查的同时,舍得酒业的现金流运转状况亦不佳,上半年业绩也不尽如人意,营业收入10.26亿元,同比下滑近15.95%;实现净利1.64亿元,同比下降11.45%。但需要指出的是,从二季度开始,舍得酒业销售额明显提升,完成营收6.22亿元,同比增长了18.7%;实现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63%。

横向对比,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舍得酒业上半年经营业绩排在下游位置,位列第12位。

截至6月底,舍得酒业的存货高达25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超过43%,远超白酒企业平均水平。同时,自2016年起,舍得酒业每年销售费用都超过了净利润,盈利模式并不健康。

舍得酒业作为中国白酒行业公认的优质资产,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境地。有行业人士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调查结果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舍得酒业接下来控制权走向。若股权留在周政手中,满身债务的他以及天洋集团如何推动舍得酒业发展?若控股权变更,天洋集团挪用的资金何时能还?舍得酒业在资本市场所受的重创能否修补?这些问题都让舍得酒业的未来充满变局。